上海快3

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網游之全民領主 > 第五百七十六章 狼圖騰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njfulid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遼東,局勢惡化。

  在遼東城守將盧象升進攻扶余國陣亡以后,各地的游牧部落、漁獵部落蠢蠢欲動。

  烏桓部落向遼西太守孫傳庭索要被孫傳庭軟禁的烏桓大人丘力居以及蹋頓。

  各個鮮卑部落停止了相互攻伐,作壁上觀,等待變局。

  高句麗部落在遼東的活動日益頻繁。

  高麗國的起義規模越來越大,高麗國守將朱能,極力鎮壓高麗國的起義。

  公孫康從扶余國逃回玄菟郡,立即招募兵馬,抵御來自扶余國的敵人。玄菟郡位于遼東郡與扶余國之間,盧象升和天雄軍全軍覆沒,那么玄菟郡就成為了扶余國進犯遼東的障礙。

  遼東城人心惶惶,明關的內政大臣范文程,竭盡全力安撫人心。

  傳送陣白光閃現,一個黑袍軍師從傳送陣中出現,與此到來的,還有高麗國的康獻大王李成桂。

  “現在局勢危急,如果你可以協助主公平定局勢,那么,以后高麗國國主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黑衣宰相姚廣孝,向李成桂誘之以利,讓李成桂率領高麗國的仆從軍,協助遼東軍,穩定局勢。

  本來姚廣孝與李成桂奉命前去黑龍江流域,參與鎮壓大金國,但遼東城突然失控,姚廣孝被明關調遣回來,穩定局勢。

  遼東城是明關最重要的地盤,失去遼東城,那么明關在黑龍江流域將會無法獲得足夠的補給,說不定,會因此失敗。

  “請軍師放心,末將將會竭盡全力,為主公效力!”

  李成桂當即答應下來。

  這次也是他的機會,他已經背叛了高麗國的異人,只有獲得明關的支持,他才能當上高麗國的國王,鎮壓高麗國反對他的人。

  姚廣孝帶著李成桂來到遼東城的領主府,官吏、將領在領主府進進出出,調遣兵馬、安撫各個部落,焦頭爛額。

  主持內政的范文程見姚廣孝等人到來,于是起身:“你們可算是來了。”

  “現在還有多少可用之兵?李將軍的高麗軍,約有五萬。”

  姚廣孝直截了當向范文程詢問遼東城一帶的兵力。

  “還有一隊漢軍八旗,這是主公的特殊兵種,一向駐守遼東城,即使天雄軍去討伐扶余國,都沒有動用漢軍八旗。”

  “集中主要兵力,前往玄菟郡布防。我們必須要知道這一支導致盧象升陣亡的敵人,到底是何方來歷。”

  姚廣孝知道強大的敵人未必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未知的敵人。

  “盧象升在被包圍前,打通了扶余國與玄菟郡的通道,將部分異人和俘虜送了出來,為我們獲得了重要的情報。”

  “俘虜可否交代,他們是金國的騎兵?還是高句麗,又或者是蒙古、鮮卑的騎兵?”

  姚廣孝不禁動容。

  盧象升知道情報對遼東軍決策的重要性,在陷入對方的重圍之前,提前將俘虜交給突圍的異人領主,將重要的情報送出來。

  異人領主見多識廣,再加上遼東軍的拷問,定然可以從俘虜身上獲得重要的情報。

  范文程將一卷文書交給姚廣孝:“根據俘虜的敵兵交代,他們屬于皮室軍的一部分。而又有異人領主聲稱,皮室軍為契丹人的精銳部隊。”

  姚廣孝接過拷問契丹俘虜的文牒記錄,眉頭緊皺。

  別說盧象升,即使是他,也認為幫助扶余國的敵人是小股的金國騎兵,甚至有可能是鮮卑部落的騎兵。然而,對俘虜的拷問結果卻顯示,這股騎兵不是女真,不是鮮卑,也不是蒙古,而是契丹!

  “這是降臨于遼東的蠻族,與金國一樣,我們面臨的敵人數量又增加了。”

  姚廣孝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對付金國的女真已經不容易,扶余國又出現契丹騎兵,這可大事不妙。

  遼國也有自己的精銳兵種——皮室軍。

  “對付契丹人,以防御為主,只有等主公攻破金國國都,回師遼東,與我們南北夾擊,才能消滅盤踞在扶余國內的契丹騎兵……”

  姚廣孝在兵力不足的前提下,很難動用計謀,消滅一股突然出現的強大勢力。

  巔峰時期的遼國,擊敗了開國不久的北宋,宋將楊業等人陣亡,無疑是極其強大的敵人。

  皮室軍俘虜交代的事情也不詳盡,譬如盤踞在扶余國的契丹將領有何人,不詳。

  “急報,玄菟郡騎都尉公孫康求援,大量未知騎兵與扶余人進攻玄菟郡!”

  在姚廣孝回到遼東城與范文程匯合時,玄菟郡突然告急!

  “僅僅憑借玄菟郡那些守兵,即使有異人豪強的義軍,也無法防守多久,必須要在玄菟郡的傳送陣被切斷之前,前往玄菟郡,否則,為時晚矣。李成桂,你立即出發。”

  “遵命!”

  李成桂率領高麗國的兵力,利用遼東城的傳送陣,前往玄菟郡防線。

  “主公應該會同意動用漢軍八旗,情況危急,不能有絲毫的遲疑,調動漢軍八旗,向玄菟郡行軍。不能完全依賴傳送陣,說不定契丹騎兵很快就會兵臨玄菟郡城下,導致傳送陣失效。”

  姚廣孝第一時間主持對玄菟郡的防御。

  范文程猶豫了一會,對姚廣孝說道:“我們是否該征調烏桓部落、鮮卑部落、高句麗部落的仆從軍,利用這些部落消耗契丹騎兵?這些部落留著,遲早會是隱患,不如驅虎吞狼。”

  姚廣孝思考一會,眼神中流溢神采:“你之所言,無不可。而且,嘗試招募俘虜的高麗國將領,其中有幾個人,具有統領兵馬的能力,尤其是乙支文德。乙支文德是高句麗武將,未必會愿意為已經死去的崔在善效忠。如果可以向其施加恩惠,并許諾善待高句麗人,他或許會愿意統帥高句麗的仆從軍。”

  “燕騎公會的慕容霸,可以迫使鮮卑部落效忠,統帥鮮卑仆從軍。”

  “再設法誘使烏桓部落的丘力居,統帥烏桓仆從軍為我們遼東軍出戰。”

  “甚善。”

  范文程與姚廣孝兩人,擅長計謀與人心,簡單商議,試圖憑借兩人之力,利用英雄,操縱各個部落,穩定遼東的局勢。

  玄菟郡,高麗國康獻大王李成桂率領高麗軍團,利用傳送陣,抵達此城。

  傳送陣每日傳送的兵力有限,李成桂的高麗軍團,僅僅傳送了一萬人,契丹騎兵已經打到了城下,切斷傳送陣!

  玄菟郡兵、異人領主義軍在契丹騎兵的攻勢下,節節敗退。

  契丹人的狼圖騰戰旗招展,精銳的皮室軍騎兵馳騁,公孫康的玄菟郡兵在契丹將領的攻勢面前,一敗涂地。

  公孫康也算是漢末遼東的一員名將,然而他面對的是契丹人。契丹的一些將領,可以擊敗開國不久后的北宋,并非公孫康這樣漢末偏安一隅的小勢力可以比擬。

  公孫康拋棄盧象升逃回玄菟郡,契丹騎兵擊敗盧象升以后,又一路追殺至玄菟郡,攻城拔寨。

  契丹騎兵的戰略意圖很簡單,利用扶余人將遼東軍主力吸引至扶余國,予以殲滅,然后大軍南下攻打玄菟郡、遼東郡,占領遼東,建立屬于自己的王朝。

  這樣的戰略雖然簡單,卻直指要害。

  李成桂持弓,射殺一個下方耀武揚威的契丹騎兵,箭矢隔著百步,直接貫穿契丹騎兵的咽喉,令不少玄菟郡的守軍為之側目。

  李成桂作為高麗國的第一弓將,武力頗高。

  “我的軍團僅僅來了萬人,傳送陣已經失效,如果其余援軍不盡快到來,玄菟郡根本就……守不住……”

  李成桂看到城下漫山遍野的契丹騎兵,不禁眉頭緊鎖。

  遼東軍主力前往黑龍江流域討伐金國,常遇春、李成梁、金兀術、多爾袞等人都在黑龍江流域,遼東郡兵力空虛,想要抵擋契丹騎兵,難之又難。

  數以萬計的契丹騎兵之中,一輛馬車來到城下,主持攻打玄菟郡的契丹武將下馬,來到馬車邊,向馬車之中的人請求命令。

  馬車的幕簾被一只玉手揭開,一個女子望向玄菟郡的城池,眼神清澈而有靈光:“扶余國軟弱,遼東軍對其沒有戒備,以至于玄菟郡的城防,也不過爾爾。驅趕扶余人、渤海人和玄菟郡的仆從軍,十日內,攻陷此城。”

  “如遼東城派遣援軍到來,該當如何?”

  “敗之。”

  契丹將領說道:“是。”

  女子放下幕簾,遮住驚若天人的容顏。

  皮室軍騎兵保護這輛馬車離開,將主持攻打城池的任務交給負責攻城的契丹將領。

  這個女子更像是契丹人之中的貴族,而且身份還不是一般的高。

  契丹軍隊在城下打造攻城器械,召集一批扶余士兵、玄菟郡兵,以及渤海兵、高句麗兵,作為仆從軍,打算采取慣用的人海戰術,攻陷玄菟郡的治所。

  一旦讓契丹軍隊攻下玄菟郡,那么契丹勢力在遼東將會擁有扶余國和玄菟郡作為地盤,明關腹背受敵。

  無論漢軍還是契丹軍,將仆從軍視為炮灰,消耗他們攻城,毫不心疼。

  公孫康看到契丹軍隊集結了幾萬仆從軍在城下打造攻城器械,一副大舉攻城的趨勢,不禁后悔當初在扶余國拋棄了盧象升和天雄軍。

  如果盧象升和天雄軍有部分兵力回到玄菟郡,以盧象升的能力,還可以堅守至援軍到來。

  公孫康的守城能力,不及盧象升,現在反而要依賴高麗國的李成桂。

  李成桂握著長弓的手心滲汗,汗水順著弓身流淌而下。

  城下的一個契丹將領,抬頭看向李成桂和公孫康等人,十分不屑。

  只要契丹人做好準備,那么他們就會驅趕仆從軍,源源不斷地攻打玄菟郡。

  幾十個騎兵從遼東城疾馳而出,分別向烏桓部落、鮮卑部落、高句麗部落疾馳,聯絡臣服于遼東軍的仆從軍。

  ……

  并州,岳飛的并州軍團正在太原郡、朔方郡、云中郡等地方進行休整,招募兵馬,防守河套、漠南一帶。

  負責情報的雪月來到漠南龍城。

  漠南龍城囤積了幾十萬兵馬,與漠北的騎兵對峙。

  漠北與漠南之間隔著戈壁、高原,從漠北進攻漠南比較容易,相反,如果從漠南進攻漠北,在沒有傳送陣的前提下,那就相當困難了。

  整個漠北的傳送陣,全部控制在蒙古帝國手中,與西域不同,至少車師國傳送陣還在西域都護府的控制之下。

  攻打漠北,只能在主世界進行漫長的行軍。

  “根據遼東的斥候探知的情報,出現在遼東扶余國的勢力,為契丹人的部落。”

  “契丹人?也即是說,遼東軍要同時對付女真人和契丹人,不知道明關是否有能力擋住兩股勢力……”

  雪月得知來自遼東的情報,陷入沉思。

  巔峰時期的女真人、契丹人作戰都相當之勇猛,如果他們聯手,明關估計會陷入苦戰。

  “不過明關有不少明清時代的武將,又有高麗國提供仆從軍,應該有能力鎮壓金、遼……”

  雪月不怎么為明關擔心,畢竟明關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擊敗的,只不過遼東的局勢更加復雜了而已。

  “居住在云中郡、雁門郡的鮮卑部落,最近的動靜似乎有些不對勁。”

  “如何不對勁?”

  “一些部落用皮毛、牛羊,向附近的郡縣換取銅鐵。”

  “或許只是他們用于自保……不對,確實有些不對勁。這樣的時刻,我們應該更加小心才是……”

  雪月部署在并州的斥候,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味。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快3-安全购彩 湖北快3-Welcome 湖南快3-Home 河北快3-上海快3 河南快3-推荐 广东快3-官网 广西快3-欢迎您 吉林快3-安全购彩 天津快3-Welcome 体彩快3-Home